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
当前位置: 沙巴体育官网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毛泽东与“批林批孔”若干问题

毛泽东与“批林批孔”若干问题

分享人:云曦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0-08 阅读:0

三、结束“批林批孔”是毛泽东的意见。

1974年10月,在外地的毛泽东圈阅批准了《中共中央关于准备召开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通知》。《通知》传达了他本人8月间讲过的一段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八年。现在,以安定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17]毛泽东的言论,隐含着打算结束“文化大革命”(包括“批林批孔”运动)的意思。在这个时候,他希望全国上下不再发生大的变故,特别是中央内部应团结一致,以便能够在近期顺利地召开拖延已久的四届人大。与此相关联的,还有毛泽东这时所关注的进一步落实干部政策的问题,特别是为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打击迫害的老同志(如贺龙、罗瑞卿、“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平反。

后来,毛泽东谈到“批林批孔”运动时又表示:现在“五经”、“四书”也批了,孔夫子是“文圣”也打倒了;说批林批孔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是不对的。[18]

他再次提出:“还是安定团结为好”。这些看法,更清楚地表明毛泽东希望尽早结束“批林批孔”,以及不赞成任意拔高“批林批孔”、把它与“文化大革命”相提并论的意向。

称“批林批孔”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是王洪文提出来的。这也是江青一伙为虚张声势有意制造出的一种说法。一年里,毛泽东对“批林批孔”中的许多做法表示反感,尤其对“四人帮”的一次次批评警告,不能不使江青等人感到心虚和恐慌。江青一伙打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招牌,一方面是煽惑群众,另一方面也是掩护自己。

1974年底,毛泽东、周恩来共同制定的“长沙决策”(即对四届人大各项人事的安排)宣告了“四人帮”“组阁”阴谋的破产,折腾近一年的“批林批孔”也成了“强弩之末”。

翌年2月,根据毛泽东1974年底所作关于学习理论问题的谈话,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要求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党外群众“认真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由此,“批林批孔”逐步被“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所取代。

作为“文化大革命”当中重要一幕的“批林批孔”运动,它的发生与毛泽东个人的因素确实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特别是随着毛泽东晚年错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反映在“批孔”问题上的“偏颇”也逐渐显露出来。但如前所述,毛泽东的本意是通过“批孔”来诠释和强化“批林”,以便统一认识,促进安定团结,实现维护“文化大革命”的主观愿望;而江青等人借“批林批孔”另搞一套,企图“火中取栗”,必然招致毛泽东的不满和反对。事实证明,“批林批孔”虽然是经毛泽东批准发起,但它实际上已变为“四人帮”策划和操纵的一场政治阴谋,并最终在阴谋家们自我暴露、屡遭失败的情况下画上句号。

(三)

在毛泽东同“批林批孔”的关系方面,还有一些需要继续探究的问题。下面,就几个具体问题谈一点个人认识。

一、毛泽东与孔孟学说的关系。

毛泽东晚年虽然错误地批准发起“批林批孔”运动,但这并不表明他与孔孟学说从来就是格格不入、势不两立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思想当中也包含着许多富于理念的、具有久远生命力的内容。例如,古代思想家和教育家孔子的影响直到近代中国仍广泛存在。生长在湖南山乡的毛泽东本人不止一次地谈到他自幼所接受的以孔孟学说为支柱的“国学”教育,认为就学习和掌握历史文化知识而言,这种教育“对我也有好处”。[19]

应该说,孔孟儒家思想文化与毛泽东始终关系密切,影响深远。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他同孔孟儒学的关系经历了“转变”(如“五四”时期)、“扬弃”(如延安时期)和“偏颇”(如“文革”时期)等复杂多变的过程。从毛泽东一贯的言行看,他对待包括孔孟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基本上是正确的,即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武器,批判地吸收其中的精华,摒弃糟粕和反动的东西。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遗产。”[20]在体现“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中,就有不少地方是作者直接援引孔孟等儒家的言论。建国后毛泽东的许多言论和著作(包括他写的诗词)里,也保留了过去的文风和习惯,注意吸收孔孟学说中的合理成分。同时也应当看到,对于儒家学派的基本观念和思想体系,毛泽东通常是持否定态度的。

二、毛泽东对“中庸之道”的看法。

中庸”是孔孟儒家学说的一个基本范畴,它主张“允执其中”,反对“过”和“不及”。在延安时期,毛泽东曾用哲学的语言对中庸问题作过深入的剖析,指出:孔子的中庸观点是“肯定事物与概念的相对安定的质”,“是从量上去找出与确定质而反对‘左’右倾”。(《致陈伯达》)不久他又认为:作为“孔子主义即儒家思想的基础”的中庸“有折衷主义的成分”,“是反辩证法的”。[21]

他的这些包含肯定和否定成分的的判断,反映了他当时某些变动的、不确定的认识。“文化大革命”前夕,毛泽东又提出“折衷主义”是机会主义的一种,一定程度地表明他对“中庸”观点的批判,但这主要是针对当时特定的情况和范围讲的。需要指出的是,在整个“文化大革命”包括“评法批儒”和“批林批孔”期间,毛泽东都没有表示要反对“中庸”和“折衷主义”的问题。与此相反,居心叵测的江青等人却多次鼓动要揭露和批判所谓“折衷主义”。“批林批孔”运动中,“四人帮”更是借批“中庸之道”大肆影射、诬蔑周恩来,企图打倒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为他们在四届人大“组阁”扫清障碍。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毛泽东与“四人帮”的明显区别。

三、毛泽东对秦始皇的评价。

民主革命时期,除在诗词当中偶尔“点名”外,毛泽东很少评说秦始皇这个历史人物。建国以后,他在论及孔孟儒派观点(包括儒家代表人物的意识品行)的同时,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增加了对秦始皇的评价问题。他认为秦始皇是一位“厚今薄古”的专家,也是法家的一位代表人物。1957年,曾有人借“骂”秦始皇发表攻击党的言论,引起毛泽东的注意。1958年,毛泽东在一次讲话里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同建国初期我党领导下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加以比较,从肃清反动的复辟势力、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的角度,认为“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22]

后来,他又从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倒退的意义上,多次肯定秦始皇的历史功绩。“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的绝对化倾向也由此而来。与此同时,毛泽东肯定法家、否定儒家的观念也逐步加深,并且这方面的评判越来越多地和现实政治运动联系在一起。当然,毛泽东晚年也说过对秦始皇“要一分为二”,但这是离开“现实问题”而单纯就历史人物的功过讲的。1971年,林彪一伙在炮制的反革命政变纲领《“五七一工程”纪要》中,再次咒骂毛泽东是“当代的秦始皇”。这些情况,对于毛泽东在“批孔”时把秦始皇和孔子作为“正”、“反”两个人物并提,都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四、关于毛泽东的一首“五言诗”。

“批林批孔”运动发起不久,有一首流传很广被称作是“毛泽东写的”五言诗:“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23]传抄时一般把它放在毛泽东《读〈封建论〉呈郭老》七律诗的前面,看起来好像是诗人作的一个“序”。后来,许多涉及“批林批孔”的史学著作都提到这首诗,它还被收入一些公开出版的毛泽东的诗词集。为此,张耀祠(“文化大革命”中曾任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负责人)在《回忆毛泽东》一书里,首次证实此诗并非毛泽东所作。书中写道:1974年1月28日,我们根据江青在“一·二四”、“一·二五”两次大会讲话的录音,记下江青所称“是毛主席写的”这首五言诗,并把它交给主席。主席看过后摇摇头说:“我没有写这样的诗。不知是从何而来。郭老是从旧时代过来的人,也不至于如此。”其他工作人员和机要秘书也都回忆说,没有看到毛泽东写过这首诗。[24]

当事人张耀祠的这段回忆,不仅写得具体详细,还引述了毛泽东本人的原话,应该说是可信的。另外,从这首诗的“直露”风格看,也不像是毛泽东的手笔。

-------------------------------

注  释

①据周恩来在中央工作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73年5月26日。

②毛泽东与张春桥、王洪文的谈话,1973年7月4日。

③周恩来、王洪文就中央政治局会议情况给毛泽东的报告,1974年1月1日。

④《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社论:《元旦献词》,1974年1月1日。

⑤迟群等在中央直属机关和国家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上的讲话,1974年1月25日。

⑥毛泽东对江青来信及所附材料的批语,1974年2月9日。

⑦毛泽东对叶剑英来信的批示,1974年2月15日。

⑧毛泽东给江青的信,1974年3月20日。

⑨毛泽东给江青的信,1974年3月27日。

⑩毛泽东召集在京中央政治局成员的谈话,1974年7月17日。

[11]毛泽东口述关于四届人大筹备工作和人事安排的意见,1974年10月20日。

[12]毛泽东对江青来信的批语,1974年11月12日。

[13]毛泽东对江青来信的批语,1974年11月20日。

[14]毛泽东与王海容、唐闻生的谈话,1974年11月。

[15]毛泽东与王海容、唐闻生的谈话,1975年1月。

[16][18]周恩来起草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传达的毛泽东谈话要点,1974年末至1975年初。

[17]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集八大军区负责人开会时传达的毛泽东在武汉期间的指示,1974年8月。

[19]《整顿党的作风》,《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818页。

[20]《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534页。

[21]读艾思奇编《哲学选辑》一书的批注,《毛泽东哲学批注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88年版,第364、380页。

[22]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5月8日。

[23]该诗首句也有“郭老从韩退”的说法,“韩”,指韩愈。

[24]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年版,第140页。

(《党的文献》杂志授权发布)


百度搜索“沙巴体育”,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沙巴体育平台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