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
当前位置: 沙巴体育官网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军史汇编(18)解放战争时期-中原军区及中原野战军

军史汇编(18)解放战争时期-中原军区及中原野战军

分享人:蝈蝈鱼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6-18 阅读:0

                         二、中原军区及中原野战军

 

    (一)、三五九旅南下第一支队

 

    1、三五九旅主力组成南下第一支队时战斗序列(1944年11月~1945年3月)

    司 令员王 
    政    委 王首道
    副司令员郭 
    副 政委王恩茂
    参 谋长朱早观
    政治部主任刘 
    副参谋长  邹毕兆 后 苏 
    政治部副主任李 

    第一大队(原七一七团二营和三营第七、八连编成):

    大 队长陈外欧
    政    委李 
    副大队长刘国桢
    副 政委肖元礼
    参 谋长金忠藩
    政治处主任张云善

    第二大队(原七一八团第一、二、三营编成):

    大 队长陈冬尧
    政    委罗 
    副大队长贺盛桂
    副 政委江勇为
    参 谋长尹保仁
    政治处主任邓利亚

    第三大队(原七一九团二营和补充团编成):

    大 队长张仲瀚
    政    委曾 
    副大队长汪昌桂、幸元林
    副 政委龙炳初
    参 谋长赖春风
    政治处主任肖友明

    第四大队(原特务团教导营两个队和旅直参谋队及特务营一个连编成):

    大 队长徐国贤
    政    委廖 
    副大队长王子良、贺光华
    副 政委熊 
    参 谋长蒋 
    政治处主任谭天哲

    第五(干部)大队(原红二军团暨湘鄂西苏区的老干部为基础编成):

    大队长贺炳炎
    政  委 廖汉生

    第六(干部)大队(原红四方面军暨鄂豫皖苏区的老干部为基础编成):

    大队长文建武
    政  委 张成台

    第七(干部)大队(原红六军团暨湘赣苏区的老干部为基础加上三五九旅干部训练队编成):

    大队长郭 
    政  委 吴光远

 

    2、南下第一支队更名为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抗日救国军时战斗序列

   19453月-194510月)

    司令员  王 
    政    委  王首道
    副司令员  郭 
    副政委  王恩茂
    参谋长  朱早观
    政治部主任刘 
    副参谋长  邹毕兆
    政治部副主任李 

    第一支队:

    支队长  陈外欧
    政    委  李 
    副支队长  刘国桢
    副政委  肖元礼 后 叶显棠
    参谋长  王满跃
    政治部主任贺振新

    第二支队:

    支队长  陈冬尧 后 贺盛桂
    政    委  罗 
    副支队长  贺盛桂 后 龙江云
    副政委  江勇为
    参谋长  尹保仁
    政治部主任刘发秀

    第三支队:

    支队长  张仲瀚
    政    委  曾 
    副支队长  汪昌桂 后 幸元林
    参谋长  赖春风 后 刘 
    政治部主任肖友明
   第四支队:

    支队长  徐国贤
    政    委  廖  明 后 周里(兼)
    副支队长  王子良 后 贺光华
    参谋长  蒋 
    政治部主任谭天哲

    第五支队:

    支队长  苏 
    政    委  龙炳初

    副支队长  金忠藩
    副政委  熊 
    参谋长  刘 
    政治部主任刘云善

    第六支队

    支队长  杨宗胜
    政    委  吴光远
    副支队长  胡 
    副政委  罗振坤
    参谋长  胡  政(兼)
    政治部主任王汉兴

 

    3、撤消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番号,恢复三五九旅番号时战斗序列

   194510~19469月)

    旅    长  郭 
    政  委  王恩茂
    副旅长  陈外欧 后 、徐国贤、李国华
    副政委  李 
    参谋长  李国华 后 贺盛桂
    政治部主任李  铨 后 廖 明
    副参谋长  何家产
    七一七团(原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一支队为基础编成):

    团长刘  海  政委 贺振新  副团长 杨一青  参谋长 王满跃  政治处主任王汉兴

    七一八团(原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二支队为基础编成):

    团长 贺盛桂后尹保仁  政委江勇为  副团长 尹保仁后胡  政  副政委 刘发秀  参谋长 颜三仔 

    政治处主任 胡炎奎

    七一九团(原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为基础编成):

    团长 徐国贤后王子良(代)、吴  坤  政委 龙炳初后蒋洪钧  副团长 王子良 后 颜龙斌

    副政委 史有和参谋长朱佐夫  政治处主任 谭天哲

    4、三五九旅守陕北的部队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一旅一部组成南下第二梯队临时指挥部时战斗序列19456~19458月)

    总指挥  文年生
    总政委  张启龙
    副总指挥  刘转连
    副总政委  晏福生
    参谋长  贺庆积

    南下第二支队(原三五九旅留守陕北的部队):

    支队长  刘转连(兼)
    政  委 晏福生(兼)
    参谋长 贺庆积(兼)
    政治部主任 李 

    第一团(原七十七团一营和三营九连及特务团特务营编成):团长 周俭廉  政委 谭文邦

    第三团(原七一九团第一、三营及旅警卫营编成):团长 廖光韶  政委 彭清云

    南下第三支队(原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一旅一部):

    支队长  文年生(兼)
    政  委  张启龙(兼)

    (二)、中原军区(即前中原军区)

    解放战争时期曾出现过两个中原军区,以新四军第5师为主组成的中原军区称前中原军区。

    1945年9月17日,中央军委批复新四军第5师,同意成立新四军鄂豫皖指挥部(又称鄂豫皖军区),机关由新四军第5师师部兼。同时组成鄂东、江汉军区。10月下旬,新四军第5师兼鄂豫皖指挥部与八路军南下支队(第359旅主力)、河南(嵩岳)军区部队在河南桐柏地区会师后,中央军委决定,将鄂豫皖军区更名为中原军区。

    军区司令部

    司令员  李先念

    政治委员  郑位三

    副司令员  王树声、王  震(兼参谋长)

    副政委  任质斌

    政治部主任  王首道(兼)

    河南军区,韩东山任司令员,刘子久任政治委员(辖第1、第2、第3、第4、第5军分区);

    江汉军区,贺炳炎任司令员,郑绍文任政治委员(辖襄南、襄北、鄂中、洪山军分区和独立第1旅);

    鄂东军区,张体学任司令员,郑岩平任政治委员(辖第1军分区(又称鄂东军分区)和鄂南、鄂皖军分区及独立第2旅)。

    1945年11月9日,中原军区决定,以河南军区部队编为第1纵队,以新四军第5师与第359旅合编为第2纵队。

   1纵队,以河南军区部队编成,辖第1、第2、第3旅。

    司令员:王树声(兼)政治委员:戴季英

   2纵队,以新四军第5师与第359旅合编组成,辖第13、第14、第15旅及第359旅。

    司令员:文建武  政治委员:任质斌(兼)

 

    1946年3月上旬,中原军区进行整编,撤销鄂东军区,成立鄂东军分区,鄂东军区所属独立第2旅归中原军区直辖(后该旅于7月18日撤销)。6月,中原军区决定,组建中原军区干部旅(7月26日该旅被撤销),直属中原军区领导。

    1946年6月20日,国民党军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

    1946年6月24日,在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包围下,中原突围开始。

    以第1纵队第1旅、鄂东军区独立第2旅及江汉、河南军区的部队担任掩护,以中原军区机关及第2纵队第13旅、第15旅1个团、第359旅和军区干部旅为右路,以第1纵队(欠第1旅)和第2纵队第15旅(欠1个团)为左路,向西突围。右路突围部队于7月下旬进抵陕南商洛地区,左路突围部队于8月上旬进至鄂西北房县地区。担任掩护任务的第1纵队第1旅,完成任务后,于7月20日进抵苏皖解放区。鄂东独立第2旅进至大别山区,继续坚持游击战争。河南军区部队于7月底至豫陕边地区,与右路突围部队会合。江汉军区部队于7月底到达鄂西北,与左路突围部队会合。8月6日,中共中原局报经中中央批准,成立豫鄂陕军区(9月24日正式成立)辖第1、第2、第3、第4军分区。16日,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1旅,调归华中野战军,改称华中野战军第13旅。8月下旬,中共中央决定,中原军区第2纵队第359旅,从中原突围转移到陕甘宁解放区后,划归晋绥军区建制。9月,中原军区领导机关一部离开陕南赴延安,一部组成豫鄂陕军区机关。9月1日,鄂西北军区成立。6月,江汉军区撤销。

1947年2月4日,鄂西北军区不复存在。7月下旬,中原军区机关干部在陕南一带疏散,中原军区不复存在。

 

    (三)、中原军区所属军区

 

    1、河南军区

    河南军区前身是抗战时期的河南军区一部。1945年2月,河南军区成立。9月,撤出河南抗日根据地,向南转移。

   1945年10月30日,中共中央批准,由南移后的原河南军区及所属豫中、第4(豫南)、第6军分区重建河南军区,归中原军区建制。

    司 令员:韩东山

    政治委员:刘子久

    副司令员:陈先瑞

    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曾传六

    参 谋长:李迎希

    下辖:

   1军分区,司令员,张仲翰  政治委员;曾 

   2军分区,司令员,陈  刚  政治委员;方正平

   3军分区,司令员,孔令甫  政治委员;王其梅

   4军分区,司令员,陈澜庵  政治委员;萧新春

   5军分区,司令员,黄  霖  政治委员,栗在山

    1945年11月9日,中原军区命令,对河南军区部队进行整编,将所辖之第1、第4、第5、第6支队整编为中原军区第1纵队,辖第1、第2、第3旅;第2支队调归太岳军区建制;第3支队整编为新建的河南军区独立第3旅。

    1946年3月上旬,为适应斗争需要,中原军区部队进行整编,将河南军区独立第3旅编入中原军区第2纵队第15旅,独立第3旅番号撤销;军区所辖5个军分区也相继撤销。至此,河南军区辖第7团、信(阳)随(县)独立团和军区警卫团。6月,信(阳)随(县)独立团撤销。6月26日,国民党对中原军区发动全面进攻后,河南军区遵照中原军区的指示,留下部分武装组成豫鄂边独立游击支队,就地坚持斗争,军区机关和主力部队向西突围。8月初,进至豫陕边,与中原军区右路突围部队和陕南游击队会合。豫鄂陕军区成立后,河南军区建制撤销。

 

    2、江汉军区(前)

    解放战争时期出现过两个江汉军区,以鄂豫皖湘赣军区一部组成的江汉军区为前江汉军区,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纵队和独立旅组成的江汉军区为后江汉军区。(前)江汉军区前身是鄂豫皖湘赣军区一部。

    1945年9月下旬,鄂豫皖军区决定,将原鄂豫皖湘赣军区的襄南(第3)、襄北(第5)军分区合并,成立江汉军区,隶属鄂豫皖军区。1945年10月30日,中原军区组成后,江汉军区划归中原军区建制。11月9日,中原军区决定,将原鄂豫皖军区鄂中军分区(第2军分区)划归江汉军区建制。11月上旬,为配合中原军区主力部队进行桐柏战役,成立洪山军分区,归江汉军区建制。

    司 令员:贺炳炎

    政治委员:郑绍文

    副司令员:罗厚福 

    参 谋长:王绍南

    政治部主任:侯  

    下辖:

    独立第1--旅  长:贺炳炎(兼)政治委员:郑绍文(兼)

    襄南军分区--司令员:贺炳炎(兼)政治委员:廖汉生

    襄北军分区--司令员:吴世安  政治委员:郑绍文(兼)

    鄂中军分区--司令员:蔡松荣  政治委员:李人林

    洪山军分区--司令员:(不详) 政治委员:文敏生

    1946年3月上旬,为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中原军区部队进行整编,撤销江汉军区独立第1旅番号和襄北、襄南、洪山军分区,原独立第1旅所辖第1、第2、第3团规江汉军区直辖。6月上旬,江汉军区决定,撤销鄂中军分区,所辖部队组建为江汉支队。9月1日,中共中央批复中共中原局,同意江汉军区部队与中原军区左路突围部队合并成立鄂西北军区。6日,原江汉军区江汉支队并入鄂西北军区第4军分区。江汉军区撤销。

 

    3、鄂东军区

     鄂东军区前身是鄂豫皖湘赣军区一部。1945年9月下旬,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中共中央及鄂豫皖中央局的指示,鄂豫皖军区将原的鄂豫皖湘赣军区的鄂东(第1军分区)、鄂南、鄂皖军分区合并,成立鄂东军区,隶属鄂豫皖军区。

    司 令员:张体学

    政治委员:聂洪钧

    副司令员:吴诚忠

    副政治委员:熊作芳

    参谋长:罗 

    政治部主任:周干民

    下辖:

    独立第2旅,旅长,吴诚忠  政治委员;张体学

    罗(山)礼(山)径(扶)光(山)中心县军事指挥部

    指挥长,黄宏坤  政治委员;李 

    黄冈中心县军事指挥部,指挥长,漆少川  政治委员;易 

    罗(山)礼(山)应(山)中心县军事指挥部

    指挥长,李  明  政治委员,张正光

    1945年10月,30日,中原军区成立后,鄂东军区划归中原军区建制。

    1946年3月上旬,为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鄂东军区及3个县中心指挥部相继撤销,另成立鄂东军分区(又称鄂东保安军分区),所属鄂东独立第2旅改属鄂东地方委员会领导。6月,中共鄂东地方委员会及鄂东军分区撤销,独立第2旅直属中原军区领导。

 

    附:中原突围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了。喜庆的锣鼓尚未平息,国共内战的硝烟就已燃起。蒋介石欲发动全面内战,他的目光首先盯住了"中原解放区"。

    中原解放区,是中国共产党在鄂、豫、皖、湘、赣五省交界地区创建起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从这里诞生的新四军第5师,约有5万人,他们在抗战期间,成为敌后打击日寇的有生力量。中原解放区逐步发展为跨越鄂、豫、皖、湘、赣五省交界处的广阔地区,人口一千五百万,正规军五万余人,民兵三十余万。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原解放区成了蒋介石向华东、华北乃至东北发兵的重要障碍,也是全国解放区的前沿,因此它便成了国共双方都十分看重的战略枢纽。

    面对蒋军的进逼,为了加强中原地区的武装力量,中共中央命令王震、王首道率领的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自粤北返,命令王树声率领的嵩岳军区部队、王定烈率领的8团,从豫北南下,与新四军第5师会合。三支部队会师后,中共中央决定由郑位三、李先念担任中共中央中原局及中原军区负责人。下辖江汉、鄂东、河南三个军区和第1第2两个野战纵队,共有6万余人。 

    为了一口吃掉这6万人,蒋介石调集了国民党第1、第5、第6、第9、第10五个战区20多个师约30万人的部队,从四面八方向中原解放区扑来,先后从共产党手中夺取鄂中、鄂东、鄂南、豫中、豫西等广大地区,大肆吞噬我中原解放区。到1946年6月,国民党军已将中原解放军包围在方圆仅200里的狭小地区,在敌人包围封锁下,我中原部队处境十分艰难。到了1946年初夏,蒋介石觉得中原解放军在他的几十万人马的围困下,已如瓮中之鳖,于是制定了一个48小时内全歼中原解放军的计划,总攻的时间定在7月1日。从6月22日起,国民党的13个军30多个师就逐步合拢,缩小包围圈。

    国民党军将这个狭窄的区域围困得铁桶一般密不透风,仅环绕解放区的碉堡就修建了六千多座,致使李先念部的数万官兵犹如在汪洋大海中困守于一叶孤舟。由于无法生存下去。中央要求中原军区同时还要与国民党方面进行“合法斗争”。所谓“合法斗争”,就是国共两党旷日持久的谈判。

    在周恩来的坚持下,马歇尔派出军调部三人小组前往宣化店。周恩来到达宣化店对于中原军区的命运具有决定性意义。其重要性不是在宣化店进行的国共之间的和平调解,也不是就对峙前沿阵地上谁进攻谁理论清楚,周恩来到达宣化店的当夜即与中原军区领导人详细商讨了一个秘密突围计划。此时,跟随三人小组到达宣化店的美国记者李敦白,将他所掌握的关于国民党军即将发动军事进攻的情报,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李先念。之前,李先念与李敦白在汉口相识,两人一见如故,李先念说他这个美国人挑选了和自己一样的姓氏,证明两人有缘;李敦白说自己还会木匠活,而他知道李先念从前也是个木匠,证明两人更有缘。

    蒋介石要剿灭共产党的决心已下。6月10日,他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纪念周上讲话时说:“今天以前我是主张政治解决的,可现在我必须放弃政治解决了,已经给他们(共产党)十五天的反省期限。我在北伐是决定三年解决统一问题,结果不到三年便告统一。请同志们再次相信,我决于一年内完成军事,两年内恢复经济。”几天后,蒋介石向中国共产党人提出了最后通牒式的要求:退出华北的热河、察哈尔两省;山东的烟台、威海卫两地,以及6月7日以后中共军队在山东境内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所有大小城镇;退出哈尔滨、安东、通化、牡丹江和白城子;退出山东胶济路沿线、苏北以及中共军队在山西、河北两省境内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所有大小城镇。这时候,美国政府又批准了帮助国民政府组建空军的决定。至此,美国政府已经向国民党军提供了各种作战飞机近千架和足以装备四十五个步兵师的武器。国民党军在美军的帮助下已基本完成调动和部署,位于内战第一线地域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一百九十三个旅,总兵力约一百六十万人。
内战已呈一触即发之势。
    毛泽东陷入两难的痛苦选择中。抉择的艰难在于:如果内战爆发,与国民党军队作战实力相差悬殊,将令共产党军队面临巨大的危险,至少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艰苦时期;而如果继续坚持和平政策,也许有可能遏制内战的爆发,但这在很大程度上要看其他方面的力量对蒋介石的制约。
    毛泽东很重视美国人的态度。但是,美国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援助法案,以及蒋介石咄咄逼人的最后通牒,还是激怒了毛泽东。6月19日,毛泽东致电晋察冀军区、晋绥军区、晋冀鲁豫军区、山东军区:“观察近日形势,蒋介石准备大打,恐难挽回。大打后,估计六个月内外时间,如我军大胜,必可议和;胜负相当,亦可能议和;如蒋军大胜,则不能议和。因此,我军必须战胜蒋军进攻,争取和平前途。”6月22日,面对中原军区请示立即突围的电报,毛泽东彻夜不眠。中原局认为“局势确已发展到必须迅速主动突围的地步”,因为截获的密电显示国民党军将于近日对中原解放区动手——如果中原军区部队不能及时突围,“皖南事变”的结局也许将会重演。深夜,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这封具有历史意义的电报:

中原局:

   (一)二十一日电悉。所见甚是,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二)今后行动,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要请示,免延误时机,并保机密。

   (三)望团结奋斗,预祝你们胜利。

    1946年6月26日晚,驻宣化店的军调执行小组官员观看文艺演出的时候,中原军区部队秘密集结后开始突围了。

    演出结束,国民党代表提交了一份“据了解共军正在集结突围”的备忘录,但遭到共产党代表的当即否认。接着,美方代表提出要见李先念,此时李先念已经离开宣化店十五公里了。共产党代表说李将军身体欠佳已经休息。而李先念接到报告后立即策马连夜赶回。27日一早,美方代表看见中原军区司令部里一切如常,操场上仍然还有士兵在操练——他看见的是根据突围计划秘密进入宣化店接防的鄂东独立旅的两个连和警卫排。而李先念躺在床上,美方代表问候了几句,放心地走了。他的身影刚一消失,李先念再次上马飞驰而去。28日,鄂东独立旅政委张体学继续与军调执行小组成员打麻将,唱豫剧,还上山打了猎。29日傍晚时分,中原军区主力部队已经突围至平汉路附近,张体学则在宣化店设宴会,代表李先念将军宴请军调执行小组。宴会进行到高潮的时候,张体学站了起来,他告诉军调执行小组:鉴于国民党军屡屡践踏停战协议,甚至准备对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我中原军区主力部队已经被迫撤离宣化店。宴会立即就散了。张体学率领鄂东独立旅迅速离开宣化店,而军调执行小组也在中原军区一位营长的护送下乘汽车驶往汉口。

    中原军区的突围,选择了分散进行的方式,因为大部队突围无法达到隐蔽性,也不利于最大限度地生存。李先念和王震率领人数最多的一支从宣化店向西,那是国民党军认为最不可能突围的方向,因为那个方向山高林密河流纵横。在国民党军队调动部队企图围追的几天里,突围官兵以昼夜不停的急促行军冲过平汉铁路,在几乎筋疲力尽的时候到达了丹江岸边。头上虽然有国民党军飞机在盘旋轰炸,但是地面的拦截追击部队还不多,可湍急的江水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向东突围的皮定均部一开始的任务是掩护主力部队通过平汉路。二十二岁的皮定均率领的一支由太行山子弟组成的部队,这支部队作战勇猛顽强,老根据地的百姓都叫他们“皮司令的部队”,而共产党军队内部称他们为“皮旅”。突围的时候,包括皮定均在内,所有官兵都准备为掩护主力突围而牺牲。为了吸引敌人,他们向国民党军重兵防御的方向突围而出。三天之后,当掩护任务完成时,“皮旅”已经深陷重围。但是,最终,“皮旅”却是整个中原军区最先成功突围、保存最完整的部队。他们的战法是:全线猛烈出击,然后突然收缩藏起来,等国民党军开始追击时,从眼皮底下把他让过去,再接着往外插。“皮旅”独立作战,左突右冲,国民党军布置的一道又一道的阻击,没能让他们退却半步。进入位于鄂豫皖交界处的金寨时,因为一直无法与中原军区取得联系,皮定均只好要求电台呼叫延安,延安的回电只有两个字:快走!“皮旅”官兵丢掉了所有的背包,甚至忍痛将伤员留在了当地,然后一边作战一边以惊人的速度强行军,五天五夜后穿过皖中平原,最终到达华中解放区。全旅无大损失,只是数千官兵头发长如蓬草,身上衣衫褴褛,脚上是沾满污泥和血渍的破布,只有黑瘦的脸上一双眼睛依旧明亮。从此,英勇的“皮旅”成为华中野战军的一支劲旅,在皮定均的率领下屡立殊勋功。

    李先念、王震率领的突围部队在国民党军的围追阻截下,被迫分成了两股。王震部在强渡丹江之后陷入重围,部队在一个叫鲍峪岭的隘口再次被截成两半。在冲出包围圈的战斗中,七一九团团长吴刚、政委蒋洪钧和参谋长朱佐夫相继阵亡。身材魁梧的副团长颜龙斌接替了指挥位置,颜龙斌在率部冲击时右臂受重伤,王震当即命令旅卫生部长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在没有麻药的条件下,颜龙斌的右臂硬是被锯了下来。战士们含着眼泪要用担架抬着他转移,但他死也不肯给已疲劳至极的战士增加负担。颜龙斌以惊人的毅力跟随部队继续作战。突围部队到达陕西西南部时,因伤口被雨水浸透而严重感染的颜龙斌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就在王震部在鲍峪岭与国民党军激战的时候,李先念部遭遇了胡宗南部队的阻击。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师一旅横在了李先念部进入陕南的路上,而在中原军区官兵的身后,国民党军整编第五师、十五师正在逼近。李先念说:“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拿下对面的这道山梁。”在向陡峭的山梁发起拼死冲击的时候,三十七团官兵在炽热的火网前一批又一批地倒下。一营教导员薛国斌腹部迸裂,肠子流了出来,倒在地上依旧呐喊不止。陡峭的山梁上没有树,官兵们把刺刀插进岩缝一寸寸地向上攀爬,在距离敌人阵地只有十米远的时候,官兵们投出了成捆的手榴弹。这个让中原军区官兵血流成河的地方叫南化塘,位于湖北与陕西的交界处。
国民党军飞机沿着中原军区部队的突围路线撒下这样的传单:

    中共中原军区李司令鉴:第九执行小组及三十二执行小组业于七月二十三日到达西安,决做和平最后之努力,务请将军接到此信后,即刻发电以九小组贵方代表取得联络,同时派能全权负责之高级官一员于七月二十八日前来龙驹寨或者西安谈判停战及驻地给养等问题。如贵司令亲自来此,则更觉光荣,将请政府代表通知第一线,允许通过及保护。盼先电复。专祝平安。

    李先念看到传单。鉴于中原军区突围部队已十分疲惫,加之不断的战斗导致伤亡过重,还有就是那些与大部队失散的小股部队生死不明,因此,李先念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利用这一机会促成暂时停战,以利部队恢复战斗力。尽管中共中央对国民党方面的谈判诚意心存巨大的怀疑和警惕,但是为了生存,还是同意了李先念部提出的恢复谈判的请求。中央派出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处长周子健前去联络,以表明共产党方面愿意谈判,“惟须国民党停止追击中原军”。但是,胡宗南的十几万大军已经做好了进攻延安的准备,国民党方面根本不想再与共产党方面商谈停战,周子健到达军调部第三十二执行小组时,国民党方面根本没让他进入会场。由于联络不畅,中原军区的领导并不知道周子健遭遇的情况。8月初,李先念部派出了谈判小组成员,他们是:中原军区干部旅旅长张文津、干部旅政治部主任吴祖贻和毛泽东的侄子毛楚雄。

    毛楚雄是毛泽覃烈士的遗子。1934年中央红军离开苏区长征后,毛泽东的小弟毛泽覃被留下,六个月后,他在瑞金附近的红林山战斗中牺牲。毛楚雄从小由年迈的外婆抚养。1945年7月,王震率三五九旅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毛泽东特别相托王震路过湖南时把毛楚雄带上。现在,部队在转移中生死未卜,谁也无法预料前面还有什么样的险境,王震担心毛楚雄的安全,建议他以谈判代表的身份从敌人的重围中转移出去。但是,十九岁的毛楚雄和张文津、吴祖贻离开部队后,在前去西安的路上,被胡宗南部在宁陕县东江口镇附近扣留。李先念和王震闻讯,立即请求中共中央设法营救。尽管周恩来、叶剑英等人想尽一切办法,包括向国民党方面提出抗议,并发动舆论界广泛呼吁,但胡宗南部始终矢口否认。从此,张文津、吴祖贻和毛楚雄三人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三十多年后,经过坚持不懈的调查,真相才得以弄清:1946年8月22日深夜,国民党军六十一师一八一团少校团长韩清雅奉胡宗南之命,将张文津、吴祖贻和毛楚雄三人活埋于东江口镇城隍庙背后石坎下的水渠边。

    中原军区的官兵转战在深山中,粮食断绝,李先念因犯胃病口吐黄水,只好将一根绳子捆在腰上,让骡子拉着他往前走。王震部的官兵也是断粮数日。在一条山沟里休息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乡前来哭诉,说有官兵把他没有长熟的洋芋挖出来吃了。身体虚弱的王震猛地抓起身边的步枪朝天连续射击,大喊:“都给我回来!”警卫员李树森正好拿着一把准备打草鞋的草从王震身边走过,盛怒中的王震抄起一根棍子朝他的屁股打去,边打边喊:“你也犯群众纪律!”警卫员争辩说:“我没犯群众纪律,你看这是草啊!”王震说:“草也不行!”官兵们一边把李树森拉开,一边给那个老乡赔钱。王震亲自给老乡写了张字条:“一九四六年七月,三五九旅路过此地,把这家老乡的东西吃光了,革命胜利后加倍偿还。”写完了他还觉得不放心,又写了张布告贴在树干上:“本纵队全体同志,务必遵守群众纪律,真正做到秋毫无犯,违者枪毙。

    从1946年6月26日起至7月底,中原军区各路部队均先后胜利突围。这是一次伟大的战略转移,它牵制了国民党军队30个旅的兵力,保存了主力,建立了两块根据地,并留下小部分兵力坚持原地斗争,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战场的作战,为以后的战略反攻和夺取解放战争的全国胜利奠定了基础,受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

    此战,中原军区部队在突围中,以无比的毅力,多次打破了国民党军的重重围追堵截,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任务,保存了主力,创建了两块游击根据地,并留置小部分兵力

    坚持鄂东和鄂中地区的游击斗争。同时钳制了国民党军的大量兵力,从战略上配合了其他地区解放军的作战。此战共歼敌5090人,其中俘敌1500人,毙伤3590人。中共中央在1947年5月28日致中原部队的慰问电中指出:我中原各部“在极端困难条件之下,执行中央战略意图,坚持游击战争,曾经钳制了蒋介石正规军三十个旅以上,使我华北、华中主力渡过蒋介石进攻的最困难时期,起了极大的战略作用。”

 


百度搜索“沙巴体育”,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沙巴体育平台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