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
当前位置: 沙巴体育官网 > 健康养生 > 疾病防治 > 浅议《四圣心源》化坚丸治疗肺癌的学术理论特点 2011年第7卷第2期 | 39康复网 | 医源世界

浅议《四圣心源》化坚丸治疗肺癌的学术理论特点 2011年第7卷第2期 | 39康复网 | 医源世界

分享人:槲寄生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0-08 阅读:0


【摘要】  黄元御《四圣心源》所载之古方化坚丸治疗肺癌的学术理论特点基于脾统四脏理论、气机升降理论及扶阳理论。黄氏以擅用培土固本,扶阳助阳,升降气机,旋转中气立法,临床应用化坚丸加减治疗肺癌有良效。剖析先生精深的学术理论,进一步研究该方的临床使用价值,以便更好地应用于临床,提高疗效。

【关键词】  《四圣心源》;化坚丸;肺癌;学术理论

  清代著名医家黄元御,字坤载,号研农,别号玉楸子,清代山东昌邑县人,因医术高超而曾获乾隆御赐“妙悟岐黄”匾额。在学术上推崇黄帝、岐伯、秦越人、仲景,并称“四圣”,著有《四圣心源》一书,先生在该书中,著述多有发明,为前人所未及,抒发已见者多,文笔精炼而流畅,见解独特,创立了许多临床疗效显著的方剂,影响深远,后世称“宗黄氏即以宗仲景,不宗仲景,黄歧之法不立,不宗黄氏,仲景之法不明”。笔者读了黄元御的《四圣心源》后,豁然开朗,在中医肿瘤的临床工作中,确有颇深体会, 黄氏特有的心法要诀,更贴近临床,有力指导临床。使用化坚丸加减在肿瘤临床治疗肺癌取得良好临床疗效。《四圣心源》“化坚丸”,由甘草、半夏、茯苓、丹皮、橘皮、桃仁、杏仁、桂枝、枳实、厚朴等药组成。该方看似平和,却独具消磨癌毒的功能,皆因融会了黄氏的重要学术理论:脾统四脏理论、气机升降理论及扶阳理论。下面就其学术理论特征的体会研讨如下,以资同道互进。

  1 脾统四脏理论

  黄氏崇尚脾土,推崇“脾统四脏”。肺癌根源于脾,治疗亦着眼于脾土。调补脾土之品, 皆可却病延年。阳微火衰之因,必责之于脾。“木火之生长全赖脾土之升,脾土左升,木生于东而火长于南……脾土不升,木火失生长之政”(《四圣心源·劳伤解》)。他在病机中提出的阳衰、 水寒、 土湿、 木郁,其基点无不系于中气,其主要治疗则为温中燥土,实以培土建中为不易之法。在治疗肺癌的化坚丸中,黄氏将甘草列于君药,位居其首,可见其重视脾的程度,认为甘草“备冲和之正味, 秉淳厚之良资,入金木两家之界,归水火二气之间,培植中州,养育四旁,交靖精神之妙药,调济气血之灵丹”。黄氏是继景岳后又一位集“易” 与“医”于一体之大成者。由于黄氏对《周易》研究极深,深刻受到《周易》、《内经》哲学思想的影响。易学理论是脾统四脏理论的关键,《内经》为“脾统四脏”的学术渊源,《素问·太阴阳明论》认为脾土具有统领、调节其他四脏的功能:“脾不主时何也?岐伯曰: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时长四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独主于时也,脾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万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头足,不得主时也。”用易理解释医理,则脾为万物生化之源,故健脾培土是维护生命过程的重要基础。黄氏重脾胃不仅仅只着眼于脾胃,而且还研究脾胃与其他脏腑关系。肺与脾胃有根本的重要关系,提出“盖脾土左旋,生发之令畅,故温暖而生乙木,胃土右转,收敛之政行,故清凉而化辛金。肺金即心火之清降者也,故肺气清凉而性收敛。心火清降而化金者,缘戊土之右转也,是以胃为化气之原。”在化坚丸中,甘草、茯苓、半夏可健脾和中,运转中气,从而使肺金清降而顺,痰随气降而消,为治肺癌必不可少的良药,药虽平淡,却于平淡中有神奇,临床屡用屡爽,多有良效。胃气在肺癌的治疗过程中十分重要,胃气强盛,不仅增强了饥饿感,使肺癌病人充满了生机,而且有利于肿块吸收,还会促使肿块逐渐自然消失。肺癌病人必须保持胃气,有了胃气才能与疾病和死亡抗争。带癌生存与癌长期共存的奥秘在于保护了胃气[1]。脾在中医学上是很重要的消化器官之一。脾胃表里相合,成为“气血生化之源”,善养脾者,身心便调顺安恬,这就是脾土旺能生万物道理。扶脾健胃治癌症体现了中医辨证施治的特点。“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在肺癌治疗中调养胃气最为重要的环节[2]。扶脾最显著途径,是让肺癌病人有食欲,在升提胃气和食疗的基础上,才能把疾病根除。“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米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身也,若不得气脉和缓,便投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意思是肺癌病人脏腑功能严重失调,应先投以药性平和的药品。甘草、茯苓、半夏三味药平和甘淡,健脾和胃,近似于食疗,可长期食用而无毒副作用,位列化坚丸之首,意在指出三者的重要性,全赖保全脾胃之气而后生。实践证明,肺癌患者,脾胃功能健旺的,抵抗能力强,预后和康复较好。而癌症治疗是个持久战,切忌一味抗癌,伐伤脾胃。

  2 气机升降理论

  黄氏主张脏腑气机升降相因,肝升于左,肺降于右,脾以升清,胃以降浊,构成一个动态的圆运动,即是和谐健康状态,若此圆运动被破坏,则疾病生。《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认为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根本,气机升降失调是脏腑病变的基本病理。气机升降理论的学术渊源于《黄帝内经》,仲景首先运用气机升降理论于临床,金元四大家进一步充实了气机升降理论,明清医家则在前人的基础上颇多建树和创新。清代黄氏理论宗旨基于脏腑气机的升降相因,并将其发挥到极致。肝升肺降是关键。肺居上焦,为阳中之阴,其气肃降,才可使清气布于全身各脏腑组织器官。肝位居于下焦,为阴中之阳,体阴用阳,其气以升发为畅,五脏六腑之气血皆藉肝胆之气以升之。从肝肺的生理功能来看,肝肺之升降,关乎全身之气的上升与下降。肝升肺降对全身气机之升降起着引动、制约及调节作用,在人体气机升降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气血的运行,津液的输布,脾胃的纳运,水火的升降均依赖于肝和肺的升降协调,反之则病证百出。“血性温暖而左升,至右降于金水,则化而为清凉,血之左积者,木之不温也,血之右积者,金之不凉也。气性清凉而右降,至左升于木火,则化而为温暖,气之右聚者,金之不清也,气之左聚者,木之不暖也……阴以降为顺,阳以升为用,中气健运而金木旋转,辛金顺降,则积聚不生,癥瘕弗病也。”(《 四圣心源· 积聚根源》)化坚丸中茯苓、杏仁、橘皮、枳实、厚朴、桃仁均能顺降肺金之气,痰随气降,痰降而消,而桂枝升发肝胆之阳,一升一降,从而调畅全身气机,使气血流通无滞,疾病弗生。脾升胃降是枢纽。在人体气机升降过程中,脾胃又为脏腑气机的枢纽,平衡、控制着人体脏腑的气机升降。脾气主升,胃气主降。脾胃位在中央,通上彻下,斡旋阴阳,升清降浊。五脏六腑各有升降,但脾胃升降对脏腑气机升降起着协调作用,是气机升降运动的枢纽。后世疑黄氏意主扶阳,不无偏胜,不知黄氏之言曰:胃主降浊,脾主升清,湿则中气不运,升降反作,清阳下陷,浊阴上逆,人之衰老病死,莫不由此,以故医家之药,首在中气。中气在二土之交,土生于火而火灭于水,火盛则土燥,水盛则土湿,泻水补火,抑阴扶阳,使中气轮转,清浊复位,却病延年,莫妙于此。“溯其原本,总原于土,己土不升,则木陷而血积,戊土不降,则金逆而气聚。”(《 四圣心源· 积聚根源》)在《四圣心源》中,黄氏更多的是从阳升阴降、水升火降的角度来讨论阴阳升降[3]。化坚丸中首先把甘草、茯苓列于稳定中州之品,肺病的根本在脾胃,首先使脾胃升降恢复,气机调和,方为治病之基。

  3 扶阳理论

  受仲景学术思想影响,黄氏十分重视阳气,认为阳气对于人体而言,是维系生命的根本,力主扶阳助阴,阳主阴从。扶阳重阳是先生最基本的学术思想。阳气旺盛,则化生阴精,以营养五脏六腑、四肢百赅、五官九窍。阳气旺盛,生机振奋,则神安而体健,百病不染。阳气损伤,群阴即起,则百病作也。先生强调治病立法,以扶阳为要诀。其重阳的学术见解,在临床中常常收到奇特的疗效。在处方用药上,先生善用姜、桂、附等扶阳之品,近代名医祝味菊、吴佩衡、范中林等皆是受益于此而临床屡起沉疴,救人无数。扶阳理论的渊源可以追溯到《黄帝内经》,《内经》在揭示人体的生命规律时,提出了:“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生理常态;同时又指出:“凡阴阳之要,阳秘乃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凡此种种,可以看出,古人崇尚的是重阳思想。阳气在人体整个生命活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心无阳则无以主神明;肺无阳则无以主气;肝无阳则无以主罢极;肾无阳则无以主封藏;脾无阳则无以主仓廪。华佗《中藏经》云:“阳气者生之本,阴者死之基,阴宜常损,常益。顺阳者生,逆阳者死”。这种“阳主阴从”的“重阳”理念被历代名医所推崇,贯穿了“以阳为本,时时固护阳气”的思想。要想使生命健康长寿,就得保护好这个真阳之气,只有重视养生才能做到“形与神俱”要求人们适应自然,外避邪气,养生得法,形神协调,才能实现健康长寿,而贯穿始终的就是固护人体真阳之气。临床上肺癌多咳、痰、喘,化坚丸加姜、附之品治疗晚期肺癌未手术或手术后化疗患者常可取得满意疗效,正如先生所言:“胃土右转,肺金顺下……而胃之所以不降,全缘阳明之阳虚……是咳嗽之证,因于胃逆而肺寒,故仲景治咳,必用干姜、细辛。……咳喘,缘于阳衰土湿,中气不运”。而姜、桂、附可使中气轮转,清浊复位。阴阳学说是中医学中最根本的理论,强调“独阳不生,孤阴不长”。 “阴以阳为主,阳以阴为基”,阴阳互根互用在疾病的发生发展及治疗过程中的起着重要作用[4]。在中医肿瘤临床中,阳气当然重要,但助阳同时不可伤阴。综上所述,黄氏重视脾胃之阳气,以脾胃之阳为核心,调畅气机升降,擅用培土固本,扶阳助阳,升降气机,旋转中气立法,自拟方颇多,疗效显著,是少有的医学大家。擅用助阳药以温运脾阳,温化塞痰,破阴化坚,为治疗肺癌又一有力学术思想,真所谓“离照当空,阴霾自散”是也。先生的医理精深,却易懂易学,创立的化坚丸充分体现了上述学术思想,其用药组方有深义,符合临床实际,化坚丸加减后应用于肺癌临床,取得良效,在治疗肺癌方面有较好的临床使用价值。但是,就笔者临床体会,肺有阴阳,阴是物质基础,阳是功能,没有物质基础,谈何功能,故而在扶助阳气的同时,适当佐以益阴之品更佳,以尽量不损伤其阴液为宜。也正如先生在《四圣心源·气血》中言“气统于肺,血藏于肝,而总化于中气。胃阳右转而化气,气降则精生,阴化于阳也,脾阴左旋而生血,血升则神化,阳生于阴也。”据此,黄氏治疗肺积(肺癌)的独特学术理论,确实能有力指导临床肺癌的治疗,我们当加强中医理论与临床的结合,更好地发展中医,提高疗效。

【参考文献】
   1 何纯阳.漫话中医药治疗癌症.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16):179.

  2 程德怀.中医对癌症病因的认识及防治措施.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26(4):511-512.

  3 伍镝,照日格图.黄元御《四圣心源》“阴阳五行”思想探析.新疆医科大学学报,2009,32(8):1183.

  4 李艳波,高占明.助阳莫忘滋阴-张景岳助阳特点浅析.中国当代医药,2009,16(25):77.

  


百度搜索“沙巴体育”,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_沙巴体育平台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沙巴体育平台

网友最爱